帥了好多年的郭富城,從出道伊始,就被人忽略了臉蛋之外付出的艱辛。但如果你看過他的演唱會,仔細品味過他近些年的電影作品,就會明白“天王”兩字不只是“漂亮”就能得到的。還好,工作和感情上總會有些爭議的郭天王,近些日子在浙江衛視的《中國好舞蹈》中立體展現了真誠可愛爽朗包括認真的另一面。日前,他接受了今報記者的專訪——
  □東方今報首席記者
  吳凈凈
  我不懂什麼是“萌”
  記者:在節目里“港普”成了你的特點。
  郭富城:“港普”是什麼意思?
  記者:就是你的普通話帶有香港腔,在節目中的大段普通話有沒有覺得吃力?
  郭富城:是很吃力的,但是我希望能夠儘量去表達。因為我們是錄影的,還有翻譯,所以我說得不好的時候,大家會幫我,把我的意思翻譯出來。說郭富城普通話說得不好,沒關係,我接受,因為我真的說得不好。
  記者:很多網友說你這種不標準的普通話很“萌”。
  郭富城:我不懂“萌”是什麼意思。
  記者:很可愛,有沒有想發揚一下這種可愛?
  郭富城:我沒有想那麼複雜。跳舞是我的生命,可以說沒有舞蹈就沒有郭富城,我參加這檔節目就是希望用我多年的經驗,真的可以找到一個好舞者出來。在舞臺上我的普通話講得不好,是不是要彌補?我沒有這樣的想法,我喜歡跳舞,喜歡跟選手交流,希望跟觀眾打成一片,而且劇組也沒有強迫我。
  幫助舞者是我的責任
  記者:你心目中的冠軍舞者是個怎樣的人?
  郭富城:我從30年前開始到現在一直都在跳舞。作為一個舞者,我覺得舞蹈在心裡面需要很多的沉澱,歲月的歷練會讓舞者懂得舞蹈在心目中占什麼位置,讓自己去平衡、調整,這是非常重要的。我認為,真正的好舞者自身的技術必須達到國際水平,大家會覺得美國很厲害,韓國也很厲害,但通過節目我相信,跳舞,最好的、最優秀的還是在中國,我們要去發現他們。
  記者:做舞者是不是很辛苦?
  郭富城:很辛苦。我是從十七八歲時開始跳舞的,每天從上午九點到下午五點,每兩個小時一堂課,中間沒休息。那時九點開始上課,但我八點就去了,開始先壓腿,每天比別人多壓一個小時。剛開始時我是班裡跳得最差的,但是我努力,最後我是班裡最好的。
  記者:那個時候舞者的酬勞高嗎?
  郭富城:是非常低的。我覺得到目前為止,他們的酬勞都是很低的,我一直希望他們能得到更高的報酬,但因為一個舞者某種程度上只是一片綠葉,要變成主角很難。這也是我參加節目的原因,他們不只是一個個舞者,而是一個個星,一個個舞星。我希望幫他們吸引更多的關註,我會用100%的力量幫助他們,我覺得這是我的責任。
  身價
  此前有報道稱郭富城此次加盟《中國好舞蹈》的出場費高達3000萬元,是目前國內綜藝節目中身價最高的。對此,郭富城笑言:“我是真的不知道,其實我從來不談自己的工作酬勞,都是經紀人在負責。與酬勞相比,我還是更關心這個節目能選出真正的舞者,讓他的魅力去感染身邊的人。”
  花絮——
  所謂“技高人膽大”,在剛剛播出的第三期《中國好舞蹈》節目中,就有這樣一位選手。來自內蒙古的舞者威力斯在反選環節竟然向幾位導師提出——幹掉自己從內蒙古帶來的烈酒,這個“非分要求”本以為會遭到導師拒絕,但沒想到為了爭得好學員,導師們都豁了出去。“女漢紙”海清甚至不顧腸胃病發作飲下烈酒。
  想到海清身體不適還要一飲而盡,郭富城、華少、方俊三位紳士不禁動起惻隱之心,他們攔下直送給海清的酒碗,先各自吞下一大口,為酒量堪憂的海清減輕負擔。郭富城飲起酒來動作甚是瀟灑,然而一口酒灌入,“天王”竟然瞬間被“石化”了,不但突然停止了說話、做動作,連表情也僵住了,讓眾人感嘆情況不妙。沒想到定格了幾秒之後,郭富城突然神秘一笑,緊接著他揮舞雙臂、搖頭晃腦地跳起了舞。看來濃烈的內蒙古酒不僅激起了郭富城的舞興,更讓他一時童心大發,和全場觀眾開起了玩笑。一鍵分享到【網絡編輯:李鵬勛】【打印】【頂部】【關閉】
     (原標題:《中國好舞蹈》中首當導師,郭富城接受今報記者專訪)
創作者介紹

鐘點打掃

qz69qzmbc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